• 说说不能说的

    2010-11-26 | Tag:

     前几日,大学同班的L在群里面问,武汉天气如何,需要穿什么衣服。他本不在武汉,自毕业后,怕是也没回过武汉。突然有此一问,我估摸着他八成是要到武汉了。也不急着跟他证实,只先答了他天气。倒是有别人问他关系武汉的天气作什么。他说想念武汉的兄弟。我暗下笑笑。


        L的事先按去不表。先和W喝了回酒,和W喝酒扯淡,最是自然的状态。一来,大家都窘迫,彼此心里也清楚,也就少了许多装B的必要。二来,和他聊女人很是好玩。完全没有所谓“正派”的压力。在女人这件事情上,HC启蒙了W,他们两一起启蒙了我。

        话说,和w喝完就晃晃荡荡回住的地方。想起来好久没和小S和ZG联系。于是打电话,没打通。到第二天,接到他们回的电话。说是L来了,和他们一起在去民院的路上。问我去不去。我想了想答说我就不去了,明天再找你们。每次来同学,都去民院,他们是怀旧,我是怀恶心。

        严格来讲,我和L的关系算是不错,但也没到那么好。还在学校的时候,他自有称兄道弟喝酒吃肉的一帮哥们,我也有我吟诗作对赋风流的圈子。他算是有点野心和抱负的,我则顶着有才的名号成天混日子。我和他走得并不算太近。那时的我,尽管生涩冷硬,但依然是目高于顶。虽然我也羡慕他们那帮人牛逼哄哄的气势。不过远远的我看着他,心底里多少还是瞧不起他的材质的。现在想来,他看我,多少也是瞧不起的。大概是觉得我是酸腐不中用。

        L的感情,一直是大家的焦点。先是暗恋同班一女生一年多,后来毕业前一年突然和班上另外一个女生在一起,再后来是毕业时候甩掉了那个女生。再后来毕业一年多后成为系里最早拿结婚证的几个人之一。这其中的曲折经历颇值得玩味。

        L的稿子,毕业最初的那年里,他传给我看过一篇。题材是吸引人眼球的揭黑,采访扎实,内容也很充实。再没过多久,听说他跳槽。再过一年,当上了某报的主任。官至副县级。本来,若是大学时候的我,对这些怕是鄙夷不想考虑的。不过自毕业后,我自己这边的工作一直不顺。磕磕绊绊,一点仅存的傲气都没了。前前后后也不知道是谁主动,我和L交流过几回。讨论过些工作上的事情。我对这么个副县级的同学的态度,比之从前暧昧了不少。

        这些都是背景。第二天,照例是先和他们联系。约了下班后我先去找他们,然后一起去我那喝酒。
        
        及至见面聊天。才发觉,我们几乎完全不对路。在五里墩路口的类似农家乐的地方吃羊肉。L不待我们说话,自己去点的酒。饭桌上听到他聊政治,聊领导人,我就头大。再就是说吃的玩的,基本就是主任见闻录:警车开道,封闭景区让他们参观等等。席间还提到,之前他不受系辅导员待见,前不久院书记和辅导员以前去了他那,被他耍了一回的事情。酒酣耳热后来结账,L掏了掏钱包,还是任我买了单。说,晚上的消费他买单。一锅羊肉加酒水配菜总共360。我心里颤了颤。最近这物价涨的。

        晚上说要去K歌。在汉阳铜锣湾。这回轮到L和ZG争付钱,我喝多了也没看清最后到底给的。去铜锣湾之前,L就在说要要我们整两个女的来陪唱。我和小S都表示力有未逮。在包间里,L熟练地问服务员有陪侍吗。服务员说没有。L鄙夷地说,这地方连陪侍都没有,还搞个鸟。服务员小心地说,你们可以自己带。这句话激发了L的兴趣,也让我的好奇心陡然而起,想要见识见识这陪喝酒唱歌的“陪侍”。心想,晚上不是你买单吗,我们就出去找两个“陪侍”呗。于是跟L建议,下去打车找去。于是下楼,找了的士,由的士载着带我们找“陪侍”去了。

        此间过程按去不表。我喝了不少酒,一半是好奇,一半是有点刻意在L面前装逼。当然这心理活动,都是我事后的分析,当时是觉察不了这点的。总之是,的士带我们逛了快一个小时。最后又把我们送回到铜锣湾。

        之后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。今早L就离开武汉了。倒是我,对L的造访心情复杂。恰逢晚上橘子告诉我,她也在武汉。顿时觉得有些感觉,还是反思反思为好,于是写在了博上。要是之前,这些不能说的话我发在博上多少要权衡权衡的。现在,博客除了极少数的几个人外没什么人看,我倒觉得安然了。

        以上这些话,橘子还是见了我之后再看到为妙。

     

  • 自以为是的可怕

    2010-01-31 | Tag:

    在我的词典里,愚昧无知怕是最恶劣的品性了.然而其实在别人看来,愚昧尚自以为是,恐怕要比愚昧更甚.

    昨日与两好友吃饭.其间聊起K歌.话题顺带到了钱柜身上.我与其中一个认为,钱柜是某类型消费娱乐场所的总称.就如同饭店,花店一样.其实质与ktv差不多,例如武汉就有什么阳光钱柜,长酒钱柜,铜锣湾钱柜等等.另一个朋友则说,钱柜是一个品牌,其他叫什么什么钱柜的都是冒牌的.三个都是爱钻牛角尖的人,争得不可开交.一度拿出手机来上网要搜钱柜到底是怎么回事.可惜他们两个的手机上不了网.我的手机由于某个设置的原因也上不了.关于钱柜的争论便搁在了一边,但心里却想着,回去要查查的.

    到凌晨才回家,仍然记得要开了电脑查一查.这才大吃一惊,钱柜果然只是一个娱乐场所的品牌.而武汉的那些所谓的钱柜,果然是冒牌的.一时百念丛生.

    ........

     

  • 精心谋划重重算计13日周五到深.提前跟大S打好招呼,让他帮找好角. 我实在想念哥几个的牌局.

    正当我心情似出笼的小鸟般,大S一短信过来:H去杭州了,小S不来,F丈母娘病了要去探望.你可以向他们求证.我看这次别聚了.

    一时愕然.一股所托非人的怨气腾空而起.靠不住啊靠不住.就算没有牌局,至少得有让我去蹭顿饭的意思嘛.

    于是愤怒转向.给cai电话,果然传来的是豪爽的来吧.这当儿我还在广州.为赴别古一宴,耽搁到10点多才乘上到深圳的动车.到了深圳,已经是11点半.已无公交去cai那.经过妖同学指点,上了到岗厦的车,再换的士到梅林.果然省了不少银子.时已经午夜,cai顶着寒风下来接我.第二天,他还得赶去上班-_-

    没有牌局,那就改成约会.第二天,如愿以偿和几个异性未婚朋友碰了面.先后吃了湘菜,家常菜,饮了甜茶和啤酒,爬了莲花山.气氛融洽,最后落幕在欲罢不能的公交站牌.完美的套路.

    晚上一梦.竟是离开武汉到了深圳.开始着各种完美的理想主义的奋斗生活.梦延续到早上,然后被一阵咚咚咚敲墙的声音中断.一时冷汗浃背.我,真能忍受着这咚咚咚的声音,做到梦中的那些吗?

     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记得以前...我设想过自己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,我自己会是什么样子。
        我想象自己拥有所有这些品质,优良的品质...可以让人出类拔萃的品质。
        但是随着岁月流逝...这些品质我差不多一个也没得到。
        而我当初面对的各种可能性,和我可能成为的各式人等...也在年复一年地减少...
        最后终于只剩下一种...那就是现在的我...

  • 又是时隔N个月之后。不是为了更新日志,只是想就博客搬家说一说。

    无论如何,在blogcn也呆了五年有余了,算是有了感情。原来链接里面的朋友,有的都换过N次博客了,我却一直没有动过。此次搬家,心里惶惶然。blogcn的间歇性瘫痪也不知道哪一日会变成彻底的脑瘫。我又不是学医的,怕到时只能对着“服务器正在维修”的提示怀旧。再加上,现在的技术真发达,不幸让我发现了有一键搬家这样一个工具,居然连评论都可以搬过来。这更动摇了我的旧感情。于是,搬吧。

    大概没人会相信,我搬家,找新的博客,取新的用户名都花了我几个小时的时间。最后选在这里,其中颇有一些纠结。sohu,sina,163的这些门户网站的博客就算了。我有说不上来的不喜欢。其他的,和讯?blogger?甚至豆瓣都考虑过。但查看了一下,觉得还是这里的功能全面。一键搬家,多好。这样一来,算是完美了。但在好友链接里面一看,有几个朋友都是搬家搬到这里来的。其中两个我个人还曾制造了不少掌故在里面。如今这几年都过去了,虽说是物是人非。但心里多多少少存了些怨念。当初blogcn屡屡出问题,我却巍然不动,便是有赌气的坚持意味在里面。此次真要搬了,还不得找个偏僻地自伤自怜去?照此情境推测,自然是不能和业已搬了家的人为伍的。所谓纠结,便出于此。

    不过纠结归纠结,我很快便想明白一个道理。这道理其实很早在我真的可以被称有才的时候对别人说过。多早呢?八年以前。原话是这么说的,不在乎别人在乎,也不在乎别人不在乎。才是真的不在乎。这话听起来有些饶舌。不过意思其实很浅显。同事的一句话得了其中的几分真意。那就是这篇日志的标题:建议你加入豆瓣想太多小组。不过真要具体解释起来,可能还得要用例子比较方便。远的例子,祁奚举午。午是祁奚的儿子。祁奚举贤,既不避仇,也不避亲。不避仇自然可以传为佳话,不避亲却难免让人心生暧昧。如此作为,自然需要远远超出不避仇的心胸。近的例子,便是如我把。既然已时过境迁,明日黄花。那就撇开了吧。真的撇开,便是不在乎不纠结,更不在乎纠结。这,够浅显了吧。

    于是便决定搬定这里。此时申时。博客页面的上方写着,哺鹊进食,斜阳归

  • 真的是我笑点奇特??

    2009-10-14 | Tag:


    DNDNR)60LKT2PW_W7%H)C6I